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優客陳X的博客

記錄小優的四季表情.等待,是一生最初的蒼老~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生命中不断有人离开或进入.所以,看见的,看不见了,记住的,遗忘了. 生命中也不断有得到和失落.所以,看不见的,看见了,遗忘的,记住了.

网易考拉推荐

韩寒:真偶像还是假叛逆?  

2007-12-14 10:16:11|  分类: 关于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先是某美女作家在博客中自曝倾慕并勾引韩寒的详细经过,使韩寒再次成为话题人物,7月1日,韩寒的最新小说《光荣日》上市。首印71万册,版税高达280万元。新书套上了“魔幻现实主义”的封套,但保持了他的一贯风格,取材于现实,却又有点荒诞、夸张。他没搞签售,没做宣传,但上市第一天,在北京仅有的两家可买到《光荣日》的书店都取得了不俗的销量。

韩寒树立了一个80后的叛逆者形象,屡屡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,一向是颇受争议的热门人物,无数粉丝拜倒在他的脚下,却也经常受到来自各方的批评和质疑。韩寒为何总能成为话题?记者采访了韩寒,也采访了来自媒体、出版、文学界的各方人士,关于韩寒,大家永远无法达成共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光荣日(第一季)》写了什么?

小说中的人物大麦、王智、万和平、石山、洪中、米旗、娄梯,大学毕业后主动放弃分配,学古代的“竹林七贤”,在大麦的带领下,来到一个叫“和平凤凰”的边远村庄,他们怀揣理想,自愿到当地的小学支教。在上课的同时,他们研究枪支炸药、盖房种菜,收留了被称为“精神病”的歌手哈蕾、三陪女麦片,还有年迈的植物学研究所树龄员刘小力以及他的两条腿的狗,一切看似荒诞不经,却包含着种种思考。就是这些看似不正常的一群人,建立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离奇世界,在那里发生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,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寻找未来……整个故事充满了强烈的嘲讽意味。

韩寒:写东西必须刻薄

长了智齿的韩寒,说话有点困难,他说,很快就要启程,去南方参加赛车比赛,日程安排得很满。似乎书一旦上市,他便把自己剥离了出来。

赛车是他的职业,而写作依然是他的兴趣,两者互不相关,对他都很重要。他从来不称自己是作家,因为在他看来,“在中国,从来都不缺作家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新书:版税有280万

记者:写作对你来说是一种文学追求,还是个人爱好,谋生手段?

韩寒:对于任何一个写作的人来说,肯定是三者能结合就好了。写字是兴趣,有机会用自己的文字赚钱,肯定是更好的。

记者:新书首印71万册、版税280万元,版税据说还超过了王朔的记录,你觉得自己是最赚钱的作家吗?

韩寒:的确,我拿的版税一直比较高。以前的几本书,每本也在200万元(人民币)左右,但是我的书一直字数比较少,所以从字数和收入来说,我的确是中国这些作者中,比较高的了。从我第一本开始,我就拿了版税,这些年出的书,基本上都是想写什么就写什么,想写到哪里为止就到哪里为止。

记者:那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“想写什么就写什么,想写到哪里为止就到哪里为止”?

韩寒:我是一个不会去多想的人。其实能有这个状态就不错了,对我来说,可能我会觉得自己将来会越写越好,可是也许书到时就卖不出去了。说不定真有那么不幸的一天,那么在有幸的日子,可以能有这种状态,就珍惜吧。

记者:那你这些年通过写作赚了多少钱?这些钱都花在了什么地方?

韩寒:我以前的书版税都在200万左右,但是这两年,我只出了这一本《光荣日》,所以我在写作上的收入就这些。其实我的开销挺大的,平时在外地的话,都是住酒店,上海房子太贵了,没人买得起。如果参加商业活动,也许可以挣更多钱,但是我是觉得我还没这个必要。

记者:既然“魔幻现实主义”这个老套的概念非你所想,那你为何在这点上无法坚持自己的观点?

韩寒:为了免得很多人对号入座罢了,我和出版商都不想这书一上市就被禁了。所以,我们贴了这个标签,说明我写的全是虚构的,是神话,是童话,想必和童话来计较的人会少点吧。

记者:那你了解魔幻现实主义吗?你觉得中国有真正的魔幻现实主义吗?比如莫言的,算吗?

韩寒:我完全不懂什么是魔幻现实主义。我们中国人只懂社会主义。

记者:为什么你不搞签售?

韩寒: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些,以前我也签售过,但是作用实在很有限。我觉得还是没有到达自己心里的那个度,我内心的度可能比别人高一点点罢了,觉得还没到这个必要。

记者:据说你在小说出版后,将亲自执导拍一部同名电影?

韩寒:不一定,完全没谱,只是有这个可能,但是不会跟《光荣日》同名的,现在还说不好,只是有个打算,我内心不能容忍一个事做不成,否则心里会难受,所以在没定好之前,我不想多说。

记者:有人觉得你的小说“从客观上来说,在艺术上基本还没入门,基本上还处于耍酷的阶段。”对于这种批评,你叫屈吗?需要申辩吗?

韩寒:不需要申辩,我怎么能和他们这些已经入门了的大师比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批评:我所批评的人  每一个都是活该

 

记者:你觉得你老了之后会往王朔方向走吗?大家都觉得你现在逮谁骂谁有王朔的趋势。

韩寒:首先,我不是逮谁骂谁的,我赞美的人也有许多,但在你们媒体看来,赞美不构成新闻啊。虽然我们多少年的新闻格调和作文基础都是赞美。我也没骂过人,我在做的是批评,但在媒体看来,批评明显不够劲爆啊,所以要用骂这个标题。很多时候,我只是提出自己的质疑,但所有人说,又在骂人了。仿佛一旦你不是奉承一个人,那就是骂一个人。而且,我所批评的人都是经过我自己千挑万选的,每一个都是活该。所以,我不知道所谓“逮谁骂谁”是怎么想出来的。

记者:相比较你的书,很多人更钟爱你的博客,觉得你的博客写得远远比小说精彩,你会不会考虑干脆做个评论家得了?

韩寒:其实我觉得小说更精彩,只是现在大家都没时间和心思去看了而已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粉丝:做我的粉丝其实挺幸福

记者:你曾经说过你的粉丝每天嗷嗷待哺,而自己的“母爱”也就不断被释放,而且在每次“哺育”他们之后,也越来越有快感。请问,将近两年过去,这种哺育的快感是否还存在?

韩寒:这种快感就像赛车,起初带劲,现在已经习以为常。我现在只是将博客当做我个人的一个专栏而已。和杂志的专栏唯一的区别就是,这里的文章不会有编辑来改动。其实,我觉得我是认真对待博客的,甚至是像对待写一本书一样,那是我的杂文,写成杂文集也就是这样。某些人的观点我非常不能理解,我觉得奇怪,人真的是挺贱的,免费的就不觉得值钱了,非要我出成书才算。

记者:粉丝对很多公众人物来说,是他们的衣食父母,可是你却批评粉丝。

韩寒:我觉得我跟他们不一样。其实有些人,他们内心并不尊重粉丝,背地里说粉丝的坏话。我不会在背地里说。其实做我的粉丝是很幸福的,我是没有架子的人,他们大老远来看我比赛,如果回不去,我会帮他们找住的地方,安排车回去,不会扔下他们不管。

记者:感觉你很善良?

韩寒:不是善良,只是一种心软。但是写东西必须刻薄,不能都是赞美歌颂,那跟中学生写作文有什么区别?我有时在心里想,我觉得我这种,至少可以当个杰出青年。夸自己的事就不多说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性格:我喜欢泡妞  不喜欢被泡妞

记者:有人认为,一代人里总要出现一两个冒出来的幸运儿,没有韩寒,也会有李寒。无论如何,从某个领域来说,你是成功的,你觉得你的成功归功于什么?你觉得外形让你占得了便宜吗?

韩寒:坦率的说,长的没那么难看肯定会占便宜。如果没有我,也肯定有像我这样的人出现,但是否能像我这样并不在意但是完全胜任,这些都未知。

记者:大老黄把你们两个人作为朋友的交往细节给闹大了,你作为当事人之一,为何一言不发?如果有女人一再挑逗你,你什么反应?在这个娱乐时代,所有人都认为,这才是这次采访的重中之重,请你给出正面回答。

韩寒:关键是,我回答什么呢?上了,成为新闻,我不喜欢。现在连不上也得成为新闻,太无奈了。当然,我更加喜欢泡妞,比较不喜欢被妞泡。这是不是要成为此次采访的标题了?

记者:你干吗不让电话采访,为什么非要电邮?是写字有瘾,还是有人群恐惧症,还是怀疑记者总是夸大你说的事实?

韩寒:写出来的比较准。比如我不喜欢用“呢”“啊”“哦”等词,平时也不大说,但口头整理的采访里,很多记者都给我主动加了这些词,我觉得根本不是我自己说的话。

记者:没有见过你的人觉得,你的眼神看着很闪烁,感觉你跟人接触很难,不过接触过你的几位朋友说,你人不错,很容易接触。而一般人都说文章很张狂的人其实为人特脆弱特胆小。请你评价一下你自己。

韩寒:我人很好,但不脆弱,脆弱我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,胆小更加不可能,好的车手没有一个胆子是小的。但我相信很多文章张狂的人(真正的张狂,不是做出来的张狂)其实很腼腆。腼腆不等于脆弱胆小,我的很多文章都是能分分钟引起报复的,胆小我就风花雪月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赛车:我不需要借此提升男人形象

记者:你说万一不想写,就不再写新一季了,是性格中没法坚持?目前为止,做哪些事情可以让你一直坚持下去?赛车算吗?你的信念到底是什么?

韩寒:赛车是我一直想得到双冠王,一直没成功,所以必须坚持下去。如果不写新一季了也挺好,万一有人觉得书不好,我可以告诉他,你至少要看完整本书,再下定论吧。关键是,他永远没机会看到整本书了。但按照现在的兴趣,还是会写的。我的信念是什么,这个问题都不用问,我最近的信念就是“和谐社会”,除此以外,其他信念怎么可以有呢?

记者:赛车在你生活中占据着一个怎样的地位?对你产生了哪些直接影响?写作对你来说,又意味着什么?两者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?

韩寒:我是个职业车手,我所在的车队是5年的全国冠军,车队就两个车手,参加得赛事都是中国顶尖的赛事,所以对我来说,肯定不是玩票的态度了。赛车跟文学分得非常开了,两者实在没有任何关联。有些明星参加什么明星车队的,实在是因为我们的明星太不男人了,大概觉得赛车这样的运动可以提升自己男人的形象,可是对我来说,已经完全不需要了。

记者:是你觉得自己已经足够男人了?

韩寒:不是。我是觉得,靠赛车来提升男人形象,是个挺奇怪的说辞。我从小就喜欢汽车比赛。一看电视看到在播,就希望有生之年能实现赛车这个愿望。现在还通过赛车挣到了钱,一年有几十万,当然,赛车本身花的钱更多,训练、买车、改装都需要,一个轮胎就是好几十万,不过现在,已经不用我在赛车上再花钱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于作家:中国不缺我一个

记者:平时读什么书?

韩寒:我不看小说,但是看杂志,每个月花在杂志上的钱有2000多元,市面上能看到的杂志基本上都会买。

记者:女性时尚类的杂志你都看?

韩寒:会买来翻看一下吧。其实我买杂志,是为了获得资讯。我不需要文学,但是写作需要文学来支持。就像赛车一样,不需要看别人怎么赛车的,哈,我已经在写作的高级阶段了,所以我需要的是资讯。

记者:在80后里你算最愤怒的,你觉得自己和愤青有什么区别?自己和其他作家有什么不同?

韩寒:我是完全不愤怒的一个人,我真的一点都不愤怒。愤青是伪爱国者的表现。我觉得叫我“愤青”比叫我“作家”更侮辱人,在中国花300块就能进《中国大作家辞典》。

基本上,我还是希望自己成为“作家”,但从我参加作文比赛、出书到现在,我一直没有自称“作家”,我一直称自己是“作者”。我是有这个愿望,成为真正的作家,是那种“要敢说敢做,我手写我心”,而不是那种腻腻歪歪、风花雪月的所谓的作家,我做不到这个程度,所以不能用这个评判来评判我。在中国,从来都不缺作家,只有虚伪、傻X、狗奴才式的才能被称为作家,所以不缺我一个。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“作家”。

记者:可是你给大家一个叛逆的印象,这个叛逆是多大程度上的?将来会结婚生子吗?

韩寒:我挺正常的,我不叛逆,有时候我觉得,是整个国家的人太不正常了。结婚生子,那要看有没有合适的人。现在有太多特别不幸的婚姻,是因为很多人被认为25岁必须要结婚,大学毕业都24了,一年时间就要结婚,太难了。对我来说,看人吧,看天时、地利、缘分吧。

记者:你相信星座吗?

韩寒:有一天,比赛前,他们建议我去看一看星座分析,可以决定我怎么去做事情。结果我去了5大门户网站看了一遍,每个给我的建议都不同。我想我骨子里,还是不相信这些的,因为我想,我的内心比这些更强大,更多时候,我相信我比那些魔幻的东西更强大。星座这一类的,还是当作消遣吧。

记者:请简单概括一下你是如何变成一个偶像或者明星的?

韩寒:我不觉得我是一个明星,明星都有经纪人和助理,我没有,我上街也没人认识我,所以我不是。

记者:现在大家普遍认为80后一代年轻人不太靠谱、自私,据你观察呢?

韩寒:我没观察过,真没观察过。我在北京待了三年,我觉得这个城市很不靠谱,被人骗了五六次,车队合同也被骗过,到了上海就没有发生过这种事,北京普遍还真是有点不靠谱,北方人说话挺喜欢忽悠的,大家互相忽悠,我就当真了。

记者:你最尊敬的作家是谁?如果没有,你最尊敬的人是谁?

韩寒: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,很显然,没有。我最尊敬的人那就多了,都是国外的赛车手。

记者:平时买名牌吗?喜欢什么牌子?

韩寒:不买,没有必要买,我自己就是名牌,哈哈,开个玩笑。我也不爱逛街,衣服都是托朋友买的,有的时候,我身上的衣服加起来一套就100多块。我是一个车手,车队每年都有赞助,所以我会把不是赞助的那些LOGO隐藏起来,职业习惯而已。

 

 

韩寒  征服了谁?

和韩寒同期出道的写字的有好几个,但毫无疑问,韩寒是最红的。我们采访了几位不同的人士,这其中既有和韩寒非常相熟的好友,也有刚刚在几个星期前和韩寒聊过的记者,还有对韩寒的文字提出批评的出版人,他们从各自的角度,聊了聊韩寒这个人。

他的写作有问题  路金波(《光荣日》策划人)

他跟别人不一样,他是一个挺健康、阳光的小孩,当时17岁出道是问题少年,但是现在他健康、正派,有社会责任感。为了赛车,他滴酒不沾,不泡酒吧,不赶乱七八糟的场。

要说经营,他比郭敬明差太多了,他对自己没什么规划,他就是一脚接一脚的,把“为了自己过得舒适”当做重要目的。他的创作、行为、事业、社交都是没有规划的,凭着当时的感觉做的。

韩寒就是靠着一招鲜吃遍天,纯粹地靠着文字出名。但是他的写作有很大问题,他作品的缺点在于故事不完整,小说写到哪儿算哪儿,没有完整的人物形象,我也经常跟他说,但他不怎么听,这个问题在《光荣日》里好了一点。文字上说不上长进,但是篇幅上、故事上有了进步。这次第一版印刷了71万册,《三重门》的时候印了210万册,71万基本是他的整体水平。

我觉得韩寒能成功,首先是因为他的天赋,文字上的天赋是他独有的。他的文字表达能力、幽默感、讽刺精神是不能忽视的。二是他独特的个性,不混圈子,他好像是游离在这个体制外的边缘人。他爱发表评论,其实有点知识分子,只是他自己不承认。

 

他的小说在耍酷 李师江(作家、出版人)

一代人里总要出现一两个冒出来的幸运儿吧,没有韩寒,也会有李寒。为什么会火?因为总有一两个人中彩票的。

他是个作家,还是评价他的作品吧。他的小说从客观上来说,在艺术上基本还没入门,小说基本上还处于耍酷的阶段。《长安乱》是告诉读者,我也可以写武侠小说,我爱怎么写就怎么写,怎么写都能挣钱;《像少年啦飞驰》《一座城池》还是耍酷,还带着少年的撒娇。

写小说最基本的东西就是要有生活体验,在故事里作者要适当退场,去描摹和体察世道人心。可是在韩寒的小说里,文字是耍酷的道具,人物也是耍酷的道具,没有诚心的,没有客观的生活,只有他自己的炫耀性的胡思乱想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他写得最好的应该是《三重门》,虽然幼稚,但还有点尊重客观生活。最新的这本书我还没看过,但是我看过故事介绍和网络节选,初步觉得他还是在炫耀自己文字很聪明,想象力很丰富,实际上跟生活一点都不贴,隔得很,读着读着就读出个“假”,反正写小说还没入门吧。在文学上,他基本上还是个花瓶,在这个偶像时代成了卖钱的道具,没有什么艺术价值的。文坛对他的写作一直也没有艺术上的评价,他也一直把自己放在文坛之外,以商业的优势来鄙视文学的艺术价值。甚至郭敬明在小说上的用心都超过他,郭比他矫情,为赋新词强说愁,但是郭敬明认定矫情就是生活,就是真情,一贯地坚持下去,倒看出几分执著和用心,用心的幼稚比虚假的装酷境界要高。

至于他的博客,我觉得基本上就是拣软柿子捏,跟一些老头子或者不善于写文字的人斗,遇上真正对手,谈到实质的艺术问题,就赶紧开溜。更重要的是,说的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,对高考开炮啦,抓住王蒙的几句话做文章啦,都是老掉牙的说了等于没说的言论,他知道如何以伪叛逆的形象去迎合大众的胃口。这未必是他有意为之,这是他潜意识的狡猾,去扯一些偏激言论来符合网友大众的口味,但他从不谈论真正的社会问题,或者说不敢和人说真正的问题。很多人将他和王朔做比较,怎么比呀?老王去说一些真相,以很不厚道的姿态,招人讨厌,招人讨厌还是要说,他觉得是真相就要揭示,结果露出一颗勇敢的心,孤独的心,这就是凤毛麟角。韩寒知道读者喜欢他的叛逆姿态,所以他做了叛逆姿态,说到底还是驯服的,迎合的,说了一大堆叛逆的话,其实还是沉默的大多数。没法比,对社会的洞察力差得很呢,拿什么做武器呀!

当然这是从一名作家的高度来要求。要是作为文化混混,韩寒无疑是值得表扬的,比郑渊洁啦、李承鹏啦那些更低档的混混要高级一点。他值得批评的理由在于,社会对他文学、文字能力太高估、太重视,像媒体,也是特势利,出了这么一本小书,非要大做文章来凑热闹。正因为拥有太多读者,负作用就出来了,以文学的名义,降低了整个小说的写作和阅读门槛,成了文学的害群之马,这是当下小说市场的事实,我绝对是以客观之心得出这个结论。所以一定要有人来剥下韩寒的偶像皮,只可惜懂得剥皮的人也太少,没有办法,在这个时代,所有的文化都被稀释成娱乐,对艺术认真的人太少了,大家都挺势利的,谁火就凑上去热闹,却失去了鉴别艺术的自我之心。

 

他不是个空洞的偶像旋覆 (记者)

一个写字的大红,跟长得帅肯定有很大关系。但别的娱乐明星跟韩寒没法比,韩寒不是个空洞的偶像。

以前大仙老跟我说,韩寒尖锐。是,韩寒跟别的竞争对手,如小四,如张悦然,如安妮宝贝等相比,当然不是一个等级,韩寒比较凌厉,他的博客文章——集中体现在数次论战中,确实有内容。

与白烨那次,韩寒是市场的健康方向。与郑钧那次,韩寒是幽默和智力的健康方向。开性专栏并涉及民族问题那次,韩寒普及了一些常识,天赋人权、自由主义等等。黄雯“勾引”韩寒未果这次,韩寒终于作为一个综合素质比较高的“小猛男”登场……这些问题,很难想象他的同类偶像会介入。

韩寒显露了他作为一个真的“人”而不单是个符号性的偶像的内容。这些,使他有别于同类偶像及纯种的娱乐明星。

两次采访,虽然在电话中也能感觉到韩寒为人坦诚,而且还很温柔。凌厉而温柔,是个优质偶像,不是银样蜡枪头。所以尽管他有一些低级的小粉丝,也能获取一些具有成熟心智的人的赞赏。


他比同龄人成熟、有气度 蔡崇达(记者)

韩寒给我的印象非常好,其实认识他是六七年前,那时候,我读高二,韩寒读高一,刘嘉俊高三,陶磊高三,小饭高二。一开始是我捧着《萌芽》看他们那一拨人的东西,在福建的一个小镇里不服气地羡慕着。看到我终于按捺不住,高三的下学期去了北京,回来后和海天联系要出一套80后的书,就这样认识了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。

和我最早失去联系的是韩寒,事实上他就和我在高二联系过一段。韩寒是过得最好的。我说的那种好,是生活状态。至于为什么这6年很少出现在新闻里,他给我讲了这段时间的建立——1999年的5月1日到北京,自己买车、学习开车,然后开始学习改装车,然后认识一堆玩车的人,然后开赛车,然后想放弃写东西,然后开车经历让他觉得有了重新写作的兴趣,然后2006年12月,他推出两本书,拿了赛车全国比赛的亚军。然后他对我很骄傲地说,现在我不仅知道自己想要做的,而且都做好了。不过他竟然也感伤,聊天的时候和我说,以前觉得得到一些东西很重要,得到之后发觉一点意思都没有。

和一般的80后相比,他没有小孩子气,这也难怪他们不把他和80后混在一起。我觉得他的成功主要有这几个原因。第一,他不混圈子。而且他有自己的兴趣爱好,他有自己的判断。他在努力规划自己的体系,80后中像他这样有一套自己的体系的,还是很少的。他应该感谢命运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机会,可是重要的是,在这之后,他把握住了自己的生活。第二,他当时因为《三重门》一下子就出来了,可是他没有迷失,在这之后,他还是做得非常好,他有自己的判断基础,他没有变得盲目。当时一起出来的人也不少,只有他是处理得最好的,他没有陷入利益的旋涡。第三,他比同龄人成熟,他的气度、成熟、豁达让我很讶异,他有原则,有道德感,他是很有道德感的人。

另外,他还特别聪明,特别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活着。



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5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